sweetie【贾尼】

世界上最后一只渡渡鸟:

*小甜饼,史爸爸收到了他的节日礼物。


sweetie【贾尼】


Tony瞪着不远处的桌子,如临大敌。


桌面干净整洁,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个盒子,看上去像是礼品盒,撒满了充满梦幻气息的金粉星星,还扎着粉红色的缎带。


怎么看都不是让他吃惊的理由,而事实上,问题在于——他确信昨晚那里还空无一物。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任谁一觉醒来发现房间里莫名其妙多了一样东西都会以为自己还在梦里——实在摸不准那是什么,于是决定呼唤自己贴心又智能的管家。


“Jarvis,you up?”


“For you sir,always.”


一如既往,Jarvis回应得很快,无论何时他都会在身边的感觉让Tony感到安心。


“那是什么?”他指了指那个盒子,镇定地发问。


“扫描显示没有任何危险。”探测器的红光一扫而过,Jarvis的声音随之响起,“根据包装判断,我想这是一份礼物,Sir,您不打算拆开它吗?”


“No,才不。”他想都没想就否决了这个提议,浑身都散发着拒绝的信号,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wait,礼物?from who?”


他仍然瞪着那个来路不明的盒子,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仿佛要将它盯出一个洞来:“可它是怎么进来的,Jarvis,我需要一个解释,如果答案不能令我满意的话就把你捐到市立图书馆去。”


AI停顿了一会儿,短暂的思考意味着庞杂到难以想象的计算量,所幸回答来得不算太慢。


“我很抱歉,但是,Sir,我不知道,也许它使用了某种未知方法绕开了我的监控。”


“oh come on别开玩笑了,难道有谁会在我睡着的时候费尽心思偷偷潜入我家给我准备这样一个——”他皱皱鼻子,斟酌了下用词,“嗯……惊喜?”


“非常抱歉,Sir,是我的失职。”


冷质感的电子音一板一眼,官方而又模式,却分明透出沉沉的低落和浓浓的歉疚,让Tony不忍苛责。


“不是你的错,Jar,你一直都做得很好。”


“谢谢您,Sir.”Jarvis的声音重又变得轻松起来,“它的包装看上去十分精美,不管里面是什么,我想这都值得您拆开看看。”


“Buddy,平时你可不这么莽撞。”他眯起了眼睛,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可疑,非常、非常可疑。


“Sometimes before learning to walk,to run up.Sir,您教我的。”聪明的AI在一本正经调侃自己主人方面相当娴熟且游刃有余。


“uh-uh,这句话可不是这么用的,Jarvis,我想我该重装你的语言系统了。”Tony撇了撇嘴,抛下一句毫无威慑力的威胁,有些不情愿地伸手拆开了那个他压根不想碰的可疑盒子。


眼睛在接触到里面放置的物体时陡然睁大,一声惊呼漏出嘴角:“wow——”


几个甜甜圈整齐地码放在纸盒里,烤得金黄酥软的外皮淋上甜甜的巧克力酱和五彩的糖霜,缀着些水果碎,看上去美味极了。


“Happy Father's Day,daddy.”


Jarvis的声音适时响起,恰到好处地解答了主人的疑惑——如果他能够做出表情的话,此时一定露出了明朗愉悦的微笑。


“噢这真是……”他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注意到甜甜圈并不像是自己买过的任何一家出产,“这是你做的吗,J?”


“是的,我从网上下载了配方,拜托Miss.potts帮忙购买了食材。”忠诚体贴的管家委婉地表明了自己的担忧,“经过改良后降低了糖分——您需要控制身材了,Sir,否则我恐怕下次盔甲的数据需要重新测量。”


“……Jarvis!”正迫不及待往嘴里塞甜甜圈的Tony差点没把自己噎住。


“当然,Dummy也有帮忙,它出了不少力。”


细长的机械臂高兴地挥舞起来,张合前爪像是在请求表扬,却被Tony毫不留情地一盆冷水兜头浇上去。


“别替这个小笨蛋说好话,它没给你添乱就谢天谢地了。”


“还好,对我来说,清理被打翻的面粉并不是一项繁琐的工作。”


原本还在不满抗议的Dummy闻言沮丧地垂了下去,Tony相当不给面子地喷笑出声,然后忙不迭地安慰起心灵受伤的机械臂。


“开玩笑的,谢谢,Dummy,good boy.”


三言两语就让很好满足的机械臂恢复了活力,它像是小动物一样兴奋地咔咔响了两声,抬起前爪蹭蹭主人抚摸自己的手。


“那么,这个答案您还满意吗,Sir?”


“Of course,honey.”


Tony冲摄像头抛个飞吻,眨了眨眼睛,露出Jarvis熟悉的带着点狡黠神气的表情。


“My pleasure,sir.”


像过去的无数次那样,他在数据库里为“幸福”增添了新的定义,感到自己虚拟在网络中的身体变得更温暖了些。


Fin.


大家好这里是刚入坑的新人,请问一下各位贾尼有没有什么组织啊比如Q群之类的!

评论

热度(38)

  1.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世界上最后一只渡渡鸟 转载了此文字
©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