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ic(NC-17)【贾尼】

双黑,NC-17

Toxic【贾尼】

Tony拿起打包好的甜甜圈,余光瞥到不远处有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一边和店员调笑,一边透过玻璃的反光暗暗观察。

是Harm的人,有六个,最近的距离五米。

他不动声色地压了压帽檐,捏着纸盒的手悄悄攥紧,心内闪过无数种猜想。

和Stark这样的老牌家族不同,Harm是新晋崛起的十区巨擘,在几年前将枝杈伸到一区想要和Stark分一杯羹。两股势力明争暗斗,时有摩擦,却从来没有像这样,直接把主意动到对方老大头上。

最远的那人正在缓缓靠近,他在心中默数,3,2,1……run——!

他随手将甜甜圈往身后一扔,阻住最近那人的动作,然后立马往旁边的巷子里钻了进去,迅速转过一个个岔口,在错综复杂的街道里七拐八绕,将追兵甩开了一大截。

“Shit!”刚刚冲进一个巷口,看清了里面的景象,他就忍不住咒骂出声。只见粗壮的铁链锁死了紧闭的大门,没有退路。

脚步声渐至,他不得不选择转身应战。

来人狠狠踢中他的脚踝,巨大的力道让他瞬间失去了平衡。视野里一阵天旋地转,他顺势向后滚了一圈迅速站起,矮身躲过挥来的拳脚。

等他再次站定的时候已经被团团包围,他不甘地啧了一下舌,举起双手:“嘿,先生们,be gentle.”

_

当Tony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映入眼帘的是装着水晶吊灯的天花板——看上去是个装潢不错的房间。

挨了一闷棍的后脑勺隐隐作痛,他想动动酸痛的手臂,却听到一阵金属撞击声,他的双手被一副手铐拷住用锁链固定在床头。

噢该死,他低声咒骂着,勉强坐起身来,视线在触碰到某一处时猛然僵住,他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Jarvis?”

“Sir.”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动了动冰蓝色的眼珠,把目光调整到他身上来,露出一个微笑。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称呼。Jarvis在七年前来到Stark,凭借着出色的能力和忠心耿耿,成为了Tony的私人管家和最为信任的二把手。但是现在,他坐在那里,微笑地看着自己,身上还穿着他今早出去时穿的那身西服。

“这是你做的?”Tony沉下声音,面容冷峻。

“是的,sir.”Jarvis依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起身在床沿坐下,伸手想要抚摸Tony的脸颊,“您看上去似乎很吃惊。”

Tony皱了皱眉,偏头避开他的手:“你什么时候开始跟Harm接触的?”

“事实上,Harm就是由我亲手建立的。”Jarvis掐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直视自己,“Sir,您的观察力一向敏锐。”

出乎意料的是,Tony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的笑声,脸上的表情换成了好整以暇:“就在刚刚你跟我讲话的这段时间里,你手下已经有好几个场子遭了殃——我告诉pepper只要我没回去就这么干。”

“你发现了。”Jarvis很快就明白自己中计了,捏着Tony的手指用了点劲,“你是故意的。”

“无论是谁遇见突然冒出来的新人都会多留几个心眼。你做得足够小心,但还是留下了些痕迹。”他毫不避讳地和他对视,甚至有心情开了个玩笑,“别小看daddy,J,毕竟——我的观察力一向敏锐。”

“那么,sir,您打算对我怎么办?”Jarvis松了手,语气没有丝毫起伏,表情平静得像是在谈论天气般。

“先说你,把我绑到这里还给我戴上这个该死的手铐。”像是为了表达不满,Tony使劲地晃了晃胳膊,铁链叮铃哐啷一阵乱响,然后他眯起了眼睛,紧紧盯视着Jarvis,“你想要对我做什么,Jarvis,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车门在这里

评论(21)

热度(91)

  1.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世界上最后一只渡渡鸟
©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