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香糖、大佬和傻蛋(01)【贾尼(一哈)】

一哈!炮儿天王流氓一哥X妮妮Kiss Kiss Bang Bang哈里

 

口香糖、大佬和傻蛋(01)【贾尼(一哈)】

 

今晚的月光不怎么明亮,街道上稀稀拉拉走过几个行人,偶尔有几辆亮着前灯的汽车开过,照亮了初秋略显萧索的街景。一个醉汉抱着酒瓶在路边吐得稀里哗啦,吐完了还没喘口气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软得像滩烂泥。微风卷起一片落叶在空中孤零零地打转,街角最末尾的路灯好像坏了,呲啦呲啦闪个不停。

 

而哈里正在外头大摇大摆地晃悠,哼着歌,心情颇好地往嘴里丢了块口香糖。要知道,他倒霉连连,前几天好不容易才捞了一笔,这么高兴在所难免。感谢赫尔墨斯,他这回的“生意”总算没再出岔子,那些“战利品”都变成钞票稳稳当当地进了他的口袋。

 

他很快就走到了这条路的岔口,正好站在那个坏掉的路灯下。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呲啦呲啦的噪声离得近了听着愈发明显。哈里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下嘴,把口香糖嚼得更加咂咂作响,好像这样就能抵消噪音似的。

 

“Damn……”迈出的脚步还没落地,后腰就重重地挨了一下,在怒骂脱口而出之前他就被人捂住嘴巴拖进了一旁的小巷。

 

“唔唔……!”脑内飞快闪过抢劫、杀人等种种念头,他胡乱踢蹬着双脚,拼了命地挣扎,使劲去掰捂在嘴上的手。那人的手劲很大,他用上了吃奶的力气都无法撼动分毫。

 

“闭嘴。”仿佛是嫌他烦了,那人改变了姿势,死死地钳制住他的手臂让他无法挣脱。

 

哈里安静了一瞬,然后不依不挠地挣扎起来,拼命想要喊出声音。

 

“见鬼,我他妈的叫你闭嘴!”

 

冰冷的声音让哈里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浑身僵硬地杵在原地不敢再动,偷偷地抬眼打量这个男人。几乎从头到脚都隐没在墙角的阴影中,只能大概看清轮廓和一些特征。很高,比他要高得多,穿着西装,浅金色的头发被巷口漏进的几缕光线照亮,冰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隐约透出一点光。

 

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哈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七八个人手持棍棒砍刀,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有几个甚至还拿着枪支。

 

捂在嘴上的力道有些放松,他赶紧挣开手掌的钳制,喘了几口气,迫不及待地发问:“你是在躲他们吗?”

 

“是的,嘘,安静。”

 

热气吹拂在耳畔,压低的嗓音冰冰凉凉。哈里忍不住又抖了下,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什么,余光却瞥见那些人走得更近了,心里一紧,乖乖地闭上嘴,屏息凝神地等待他们走过。

 

越来越近了,他无意识咬着下唇,紧张得整个嘴唇都在颤抖。血液好像停止流动,从指尖开始一寸寸变得冰凉。突然一只温热的手触上他的手背,哈里抬头看见男人冲他微笑了一下。一时间怒火压倒了恐惧,这个人连累他冒着生命危险在这儿提心吊胆,居然还有脸笑!他气得牙痒痒,又不能发作,只好忿忿地别开头去,倒是没有刚才那样紧张了。

 

好在那些人没有仔细搜查,只是在四周大致地扫了几眼,很快就走掉了。

 

谢天谢地,哈里松了口气,抬头正想说些什么,男人却突然直挺挺地倒了下来,一头栽进他怀里,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Waaa、wait……!”哈里被压得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保持了平衡,把男人放到地上。

 

他紧紧地闭着双眼,做工精致的西装下逐渐渗出血迹。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哈里抖着手去试他的呼吸,还好,还好,还有呼吸,看来只是昏过去了。

 

哈里一屁股坐到地上,浑身脱力,额头被冷汗浸湿,简直快被吓傻了。该死,谁能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办,他吞了吞口水,不停地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首先,他不认识他,而且就在刚刚这个男人还让他遭遇了危险,他完全有理由把他丢下不管。可是……他看了男人一眼,咬咬牙,不行,这是一条人命,他不能什么都不做。

 

他忍着血液黏腻的触感,伸手进男人的口袋里四处翻找手机,拨了急救电话,伪装成一个看到有人昏倒在路边的热心市民。然后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男人拖出巷子(噢见鬼,他怎么能这么重),放在路边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

 

总算是搞定了,哈里长出了一口气,想了想,把男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扒了下来——总得让他收点报酬吧。

 

看着只穿了个白背心和裤衩孤零零躺在地上的男人,哈里有些于心不忍,想了想还是给他披上了衣服,又给他留下一盒口香糖。

 

只是没走几步他又折了回来,拿起口香糖思考片刻,抽出一根塞在男人手里,把剩下的全揣进了自己兜里。

 

这可是他最后一包存货了,得省着点吃。

 

TBC.

求评论回复嘤嘤嘤qwqq

评论(16)

热度(38)

  1.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世界上最后一只渡渡鸟
©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