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主教扎】

*没有什么水准,缺乏历史知识,毫无音乐底蕴。

夜莺与玫瑰【主教扎】

科洛雷多迈步走向走廊尽头的起居室,踏在地板上的步伐一如既往的坚定有力,就如同他本人一般果决坚毅。

沉稳的脚步在接近门口时逐渐纷乱,他挥退跟在身后的侍从,示意他在外面等候,而自己则深吸了口气——想到这扇门后就是那个不断扰乱他心绪的魔鬼,他就无法使自己平静。

这该死的傲慢的无礼的莫扎特!

他推门进去,并未克制自己的动作,沉重的门板因此发出“嘎吱”的声响。

而躺在床上的莫扎特却并未惊醒,他的健康已经很坏了。

他静静地沉睡着,瘦削,苍白,睫毛随着呼吸的颤抖在眼底晕开一片光影。沉沉的病气并未夺走他的活力,他的身体孱弱,却奇异得透出一种生命力。他的脸颊带着病态的红晕,金发耀眼,嘴唇红艳。那些沉郁的阴暗的色彩反倒使他愈发鲜妍,让人联想到熟透的浆果,散发出将至腐烂的甜腻气息。

他的脸庞面向靠窗的一侧,显然之前是在注视着窗外的景色。窗下植着一丛玫瑰,他垂落的手正好坠在一朵枯萎的玫瑰旁。

他就那样沉睡着,宁静,安详,仿佛上帝派来的天使。

科洛雷多俯下身去,将他额前的发轻轻地拨到耳后。怒火在微风中消弥,他的心奇迹般地柔软了,安静了。沃尔夫冈,沃尔夫冈,你到底具有怎样的魔力,竟能让人又爱又恨!

澄澈的蓝从睁开的双眼中显现,莫扎特猛地翻身坐起,急切地摸索着枕边的纸笔。

“墨水!我的墨水!”

科洛雷多早在先前就注意到矮桌上搁着的墨水瓶,便知道这是音乐家的又一个妙想,于是没有说什么,伸手把墨水递了过去。

莫扎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无暇注意这种时候有谁会来给他递上墨水。他匆匆地蘸了蘸笔尖,迅速地在乐谱上记下崭新的旋律。

创作中的莫扎特有种独特的魅力,他的笔是跳跃的音符,是旋舞的指挥棒,是和谐的小调,是浪漫的狂想曲。他的指尖泛着淡淡的粉色,如婴儿般澄澈明亮的蓝眼睛中焕发出无上的光芒,那是从天空坠落的星辰,上帝降予人间的福音。

而等他终于抬头发现不对时,科洛雷多已经在旁边注视许久了。

他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随即像是想要对抗什么似的,刻意地摆出一副随意的姿态:“科洛雷多主教,您为何出现在这里。”

言下之意便是,我不欢迎你。

科洛雷多看出他明显的挑衅,想起前几天争吵过后的不欢而散,终于还是耐下性子。

“你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我很好,从没这么好过。”沃尔夫冈倔强地抬高了自己的头,斩钉截铁地说道。

“……”科洛雷多沉默一阵,“为什么不接受我的帮助?”

“我承认你的与众不同。”

他引以为傲的理性败给音乐的魔力,他不再执着于无用的批判和理智。他被眼睛所见的书中字眼蒙蔽,殊不知用心灵才能真正地看到这个世界的真相。沃尔夫冈是上帝赐予的奇迹,是拯救他的天使,是考验他的魔鬼。他的骄傲在他面前变得粉碎,他无法抗拒来自沃尔夫冈的魅力。年轻的音乐家不愿做他的奴仆,却俘获了他的心灵来为他臣服。他不再为任何人卑躬屈膝,却逼得他一次又一次纡尊降贵。

“过往的一切我都不再计较,我只希望你能继续为我效力。我会为你找来最好的医师,提供给你最多的工作机会。你可以在萨尔茨堡尽情地施展你的才华。”

“我的才华已经得到了最好的施展,你难道没有听见众人的掌声吗,他们都在为我喝彩!我的音乐为了所有人而存在。”

“你忘了巴黎吗?你忘了他们曾经的羞辱吗?你的父亲已经死去,假如他还在世的话,一定会同意我的。”

沃尔夫冈的神色出现了动摇,他的思绪投入渺远的回忆,在那里面痛苦地挣扎。

啊……他的父亲,他的生命,他的,他所有的一切,他将他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了才华。

“天才的傲慢可以原谅,天才的无礼可以原谅,天才本身却永远不能被人原谅。”科洛雷多深深地注视着他,“我恨你的天才,却正是爱你的那份天才。”

沃尔夫冈攥紧了胸口的布料,他的心头一阵疼痛。

好一个天才莫扎特!上帝的宠儿,乐神的爱子!

他的天赋!多么可悲,多么高尚!

他在空荡的演奏厅里顾影自伤,却没能察觉母亲垂落的手掌。他迷失于骰盅旋转的赌场,却没有看见姐姐眼底逐渐熄灭的梦想。他以为父亲会为他骄傲赞赏,却换来永远也无法相互理解的责备目光。

钢琴奏响他的希望,敲出他的绝望。天赋是上帝赠予的翅膀,也是埋葬凡胎的坟场。矛盾的冲突将他的躯体无情地撕裂,痛苦地拉锯着他的灵魂。他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可他无法逃离,他无法逃离。没有人教他该怎样逃离。他的灵魂禁锢于躯体,而躯体是有形的牢笼,唯有无形之物才能永存。

那些天才,那些灵感,是停留在空气中的残响,他要拼尽全力,花光一切才能将他们牢牢握在手掌。那些荆棘,那些悲伤,是玫瑰花枝上的锐利尖刺,深深扎进他的心脏,汲取他的血液方才绽放。

假若他能在天空中飞翔,他便能张开双臂,用真正的自己拥抱世界。他飞向高空,跨越峡谷,穿过千百条河流。他看见万家灯火渐次亮起,人生百态在各处上演。他聆听世界的声响,那些真实的欢乐汇聚到他脚下,夜莺为他歌唱,玫瑰为他盛放。

他是上帝的宠儿,乐神的爱子。他的音乐,无上崇高。

“我是,我是音乐,音乐将我传达,我是音乐……”

而死神的阴影早已现出它的不详,他的安魂曲为他自己而谱,他的生命早已如同燃尽的油灯,苦苦挣扎着最后一点希望的光亮。

“我得到了星星上的金子,却被燃烧殆尽,我什么也没有了……科洛雷多,我什么也没有了……”

他怔怔地重复着,眼泪漫出他的眼角。他的手指拂过枯萎的玫瑰,眼底的光芒染上了灰败的尘埃。

“这些玫瑰不再为我盛放,也许只有我的心头血才能让它们重回光芒……”

“你摘取星星上的金子,而我却在追逐人间的太阳。”

科洛雷多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将沃尔夫冈揽入怀中,拍抚着他的脊背,向他吐露自己埋藏在心底的真心。

“我想要挽留你,却知道你无法挽留。”

“可我仍要挽留你,为你能在我身边多停留的一分钟。”

“如果是你的玫瑰,我绝不会辜负。”

Fin.

熬夜产物,越写越烂,有部分取自原本的唱词。
除了音乐剧以外对他们知之甚少,所以就只是基于音乐剧的基础上进行理解,把握不准还请海涵(土下座)

评论(2)

热度(22)

© 叽叽喳喳的快乐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