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音符,再一次地【萨莫萨无差】

*奇怪小故事,ooc全是我的锅!!

萨列里被一颗星星砸了脑袋。
金色的,闪闪发光的星星,凭空出现在空气里,从天而降砸了他的脑袋。
他把那颗星星捡起来拿在手里。
他当然认识这些星星,年轻的金发音乐家早就展示过它们的魅力,更何况他现在就站在莫扎特家楼底下。
“您看,只要这样,把音符种下去,就会长出星星来啦!”闭上眼睛就好像能回想起他的笑脸,在羽毛笔下,乐谱之上,在指挥棒尖,那是世界上最神奇的魔法。
没有人来应门,他拿着星星走上楼去,推开门几乎被无数闪着耀眼光芒的星星淹没。那些星星涌动着,跳跃着,生气勃勃,不断从落下的音符里钻出身体来,飞舞到空中像是太阳的精灵。
“La Fa Re Re Do——”
他忍不住眯起眼睛,抬手挡了挡,那些光芒太耀眼了。
“莫扎特?”
“啊,大师,您怎么来了!”
他好不容易适应了这样的光线,看见从那片金色的海洋里探出个毛茸茸的脑袋。
莫扎特好像才发现他似的,搁下手中的羽毛笔,正手脚并用地努力从一堆星星里挣脱出来。
“真是抱歉,这里实在是太乱了,我从昨晚一直写到现在,都没有时间来整理一下房间。您可以先出去等等吗?一会儿就好。”

等萨列里再次进门的时候,那些星星已经不见了,它们都被莫扎特收进了一个棕色的木盒子里。
桌上放着泡好的两杯茶,莫扎特请他坐下,脸上露出了有些羞赧的、歉疚的笑容。
“抱歉啦,大师,我只能拿得出这个来招待您了。我最近手头很紧,100杜卡托很快就被我花用完了。需要往里填钱的地方那么多,下一个委托还不知道在哪里,这些事情都叫我实在是难以招架啦……”
莫扎特住了嘴,低着头,又抬起来,笑起来。
他很少这样向他抱怨,这很奇怪,萨列里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微笑着的,柔和的嘴角,眼睛还是那么亮晶晶的,模样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只是金发没有那么亮了,好像干枯的稻草,那是一个寓言,替他的生命力逝去做出命运精准的预示。
萨列里捏紧了手中的星星,把它递过去,递到莫扎特跟前。
“我来把这个还给您。”
“原来是掉到您那儿去啦,您就留着它吧,就当是我送给您的礼物,您愿意收下它吗?”
被莫扎特那样小心翼翼地望着,这一次,萨列里无法再违背自己的本心。
“好…”
“您愿意收下真是太好了,我真高兴。”
这下,连那双眼睛也一齐笑起来了。
不要这样看着我,他在心内怒吼,不要这样看着我!他真正的祈愿是,他一直以来都想要的是——!
……可埋藏在他心底的荆棘与虫,沉溺于胜利者的毒酒和甜蜜的苦痛,无时无刻不咬噬着他的血肉,他又怎么能够逃离呢?
最后他什么也没说。

后来,莫扎特走了,那颗星星还好好地收在萨列里的口袋里。
只是没有人会再种音符了。

又是很久以后,当萨列里也不记得了的时候。
“啊,大师,好久不见!”
“什么?”萨列里看看面前的莫扎特,再看看脚底下踩着的云朵,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他只是睡了一觉,醒来怎么就到了这么个地方。
“你不是……”他停了下来——他发现自己苍老发皱的皮肤已重回健康——再一次抬头看着莫扎特。
金发的音乐家还是那样年轻,眼睛亮晶晶,闪着小星星,就跟他死去的时候一样。
“没想到您还留着那颗星星,我真高兴,说实话,再没有比这更让我高兴的事啦!您喜欢它,不是吗?”
莫扎特拿手指轻轻点了点他胸前的口袋——他装着星星的地方。
一直隐瞒的事情被人戳穿,他有些窘迫地张了张口,看见那颗星星像是要彰显自己的存在似的,发出越来越强烈的光芒,随后飞起来,飞到莫扎特伸出的掌心。
“欢迎来到往者之所,重生之地。”
洁白的双翼在身后展开,他行了一个夸张的礼,向他张开双臂。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愿为您效劳。”
星星终于回到了它的主人身边,其他什么也不重要了。

Fin.

评论

热度(31)

© 叽叽喳喳的快乐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