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垃圾的flo米小甜饼,我失去了我的脑子。

flo在黑暗中翻了个身,碰到了米开来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冰凉细瘦的手指。

他屏息静静等待了一会儿,身旁人的呼吸声清浅而绵长,但这瞒不过他——他轻轻地叹了口气,伸手过去把那只在空气中浸得凉透的手抓回被子里塞好:“米开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米开来在被子底下轻微地动了动,一颗脑袋在枕头上蹭来蹭去,然后把一双眼睛露了出来。窗外的灯光照进来,天上的星星亮亮的,他的眼睛也亮澄澄的。

“睡不着吗?”flo垂下眼,看他没化妆的脸。眉骨投下两片阴影,好像仍然挂着浓重的眼线似的,却盖不住疲惫和眼角的细纹。可那有什么呢,他看见他的眼睛,即使在黑暗中也那样亮得惊人。

米开来点了点头,看上去很兴奋,喜悦抑制不住得从他弯弯的眼里满溢出来。

“你不觉得吗,有那么多,那——么多人!他们全都是为了来看我们的演唱会,全都是为了来听我们唱歌。”

他看上去轻飘飘的,喝了酒一样,好像下一秒就要飞起来,飞到云彩上,飞到更高、更高的地方去。

他看上去那样开心,简单的,只是为这样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高兴着。

被那样的情绪所感染,flo也不自觉微笑起来,他显然也回想起了台上的那份疯狂,那份热忱。当他站在舞台上的时候,是他准备好了,最完美的时候。他很高兴,他很高兴,米开来能够在他身边。他在台上的时候,他知道米开来在后台准备着。米开来上场的时候,他也在后台静静地听着,调试他的耳麦和吉他,确保一切都万无一失,听见前面传来的尖叫,他也会心地微笑起来。

米开来也是一样,他又笑了起来,这次不再要飞走了,地上还有东西牵住他,握着他的手,永远都在那里,他知道。他笑起来,这次甜丝丝像掺了蜜一样,那些痕迹,那些小小的不完美的坑洼,全都被某种幸福填满,舒展开来。他眨眨眼睛,把整个脑袋都露了出来:“还睡吗?”

flo摇摇头,米开来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拧亮台灯。

“吃东西吗,我去做。”

“上次那个?好。”

“你洗碗。”

“我洗碗。”

评论(6)

热度(14)

© 垃圾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