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不出他是怎样出现的,好像蜡烛被风吹过的一瞬明灭,他就是那样出现了。

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喜悦?不不,更像是惊吓,谁能想到,谁能想到——我急急忙忙地站起身来,慌乱之中碰翻了手边的杯子,水滴滴答答地淋了满桌。

他笑起来,替我抢救了被水浸湿的书本。

我连声道着谢接过,把它晾在一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敢鼓起勇气轻轻喊他。我把那些珍藏的东西一样样摆放出来,铺开,铺了一整床,这个,那个,我为他细细地介绍着,告诉他后人怎样书写,告诉他我有多么喜欢。

他的脸上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但还是保持着微笑和礼貌频频点头。

“看来您是真的很喜欢,那么,这位先生——让您如此喜欢的——他叫什么名字?”

“您,您在说什么呀?”这回轮到我困惑不解了,我不明白,但心中的某种担忧令我攥紧了衣角,“他,他就是您呀,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他就是您呀!”

“噢——”他拖长了音,恍然大悟,“您说得对。对,没错,我就是他。”

然后我醒了,趴在桌上的手肘碰倒了杯子,纸页已经被水泡得发皱。

我真的不明白吗?

当然。

评论

热度(16)

© 自闭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