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少年有一种共性,他们年轻貌美,脸上带有骄矜的神气,以进攻为试探,好像包裹他们的是玫瑰花刺,眼中射出用蜂蜜做的甜美利剑。他们洋洋得意,沾沾自喜,自诩美丽纯洁,纯白的教袍下却包裹着淫荡的裸体。他们总以为事情会如他们所料般发展,并且将会永远这样持续下去。他们坚信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那天真的蠢态真令人发笑。时间——他们倚在椅子上敲着茶碟抱怨时间的空虚无聊。瞧着吧!他们早晚会怨恨时间的。上帝把他们宠坏了,而时间会给他们点苦头吃的!

评论

热度(15)

© 垃圾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