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仍然能记得那个夏天的雨,阳光的味道,手脚被烈日炙烤得发烫,伸进河水里又是一阵舒服的冰凉。

萨茨的夏天是炎热的,却绝不是让人无法忍受的高温。有清凉的风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吹过来,吹在脸上,身上,吹干皮肤上的水珠。

天空很蓝,萨茨的天空总是这样蓝。小草很软,压在身下软趴趴的一层,有几绺漏出指缝,痒痒的。他把手悄悄地往旁边伸去,摸到了另一个人的。他恶作剧似的,一下下地拿指腹去搔那人的手背。可惜这样的乐趣没能持续多久,他的手腕突然被人一把攥住,然后他听见了一个压低了的声音。

“沃尔夫冈——”

他笑起来,拖长了声音,翻过身看见一双灰绿的眼睛。

“怎么了呀——希罗尼穆斯?”

沃尔夫冈,他的名字,还有他的名字,希罗尼穆斯。他们的名字。

阳光穿过他的眼睛,就像澄澈的帕拉伊巴碧玺。

这是个最好的午后,指挥说。

评论

热度(11)

© 是勾搭到了心爱太太的快乐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