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个小女孩。
穿着白色的裙子,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怯生生地踮起脚尖,像一个芭蕾舞者那样,小心翼翼地迈出了第一步,然后她再也没有停下。她有兴趣尝试任何东西,她永远快乐,她在阳光下奔跑。她摔倒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能够使她记住。
她是他光中的小精灵,他独属的缪斯。
她仰起稚嫩的,羞怯的面庞看他,我以后也会像她们那样美丽吗?
会的,会的,当然,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急于给出自己的承诺,你会比她们任何人都要美丽。

后来她长大了一点,变成了亭亭的少女。
他开始用宝石和珠玉打扮她,给她带上祖母绿的项链,婴儿蓝的戒指,漂亮的水晶胸针,原本垂落的一头长发被珍珠发卡别起。
她不喜欢这些,珠宝的分量那样沉重,戴着手镯的手臂再没有原来轻快。她不能再自由起舞了,衣服上的金链会勾住她。
她睁着水润的眼睛问他,我可以不要这些吗?
抱歉,这是必须的,我必须得这样,等这段时间过去,我就替你摘下它们,他轻轻地吻了她的额头,然后替她戴上了右耳的耳环。

她变得越发美丽了,可她的脖颈就快要被越来越多的项链给折断了。她不再活动,只是安静地坐着,让宝石把她簇拥成最昂贵的奢侈品。
她不再用那样的眼神注视他,安静地让自己活成一副油画。

有一天,他在她面前哭了,他在她面前祈求原谅,他哭得呛了气,一边咳嗽一边打嗝,再忍耐一会儿,再忍耐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她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动一下。
他抬起头,看见她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两枚玻璃球。

是他小时候玩过的弹珠。

他哭得更惨,眼泪落到弹珠上,变成了两块石头。

评论

热度(3)

© 叽叽喳喳的快乐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