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眉毛日贺(痴汉力up↑)

三三眉毛日贺(痴汉力up↑)

亚瑟·柯克兰是你的名字。

亚—瑟,舌头先轻轻贴在牙齿上发出第一个音节,然后稳稳地停在两排牙齿中间吐出最后的音节。

亚—瑟,亚—瑟·柯—克—兰。

行走在伦/敦的街道上,你是亚瑟,普普通通的亚瑟。撑着长柄雨伞,四周是形形色色的人流。在会议里你是英/国,全名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也许闲暇时你会回忆起往事,怀念那段被冠以日不落之名的时期。咸腥的海风被红茶的馥郁芳香冲淡,那些纷飞的战火被掩埋在翻过一面的新章后。 正式签名时你是英/格/兰。在回信的最后公正地写上署名时,你是柯克兰。

可在我眼中,你是亚蒂,独一无二的亚蒂。

你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我可以轻易想象出阳光洒落其上时那些发丝所折射出的光辉。

你还有一双好看的绿眼睛。在深爱着你的人们笔下,它们是枝干上新冒出的嫩芽,是苍穹下寂静辽远的森林,是凝结在青苹果上的水珠,是萦绕着雾气的幽深水潭。

我知道你高傲刻板固执毒舌,但是我也知道你的口是心非,你有属于你的别扭温柔。

我知道你会在1776年之后的每个7月4日咳血,我知道你一直想揍某个自称为“哥哥”的家伙并且早就付诸实践。

我知道你喜欢红茶有时刺绣厨艺很烂会用魔法有一大堆妖精朋友,我知道你酒量不好酒品差得要死发完酒疯就缩在被子里碎碎念。

我知道你的很多很多。

可是你不会知道我是谁,永远都不会。

我伸手抚摸着你带笑的眉眼,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良久。

屏幕上的冷光暗了下去,漆黑中倒映出我的面庞。

触手一片冰凉。

我想送你一束红玫瑰,你会收下吗?

那么现在,来一杯下午茶怎么样?

……请问我可以跳过第二层的死抗吗?

开玩笑的,无论多少个我都会全——部吃下去的。

所以,请为我做一个好吗?

评论

热度(2)

©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