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他的舞蹈·Flesh(色气向)

有关他的舞蹈·Flesh(色气向)

张扬的金发,艳丽的玫粉西装外套,黑身白领衬衫上横亘一道跳耀的柠檬黄,过分招摇的装扮组合在他身上却无比独特和谐,任谁看的第一眼都只余惊艳。

每一根神经都能随心操纵,每一处关节都能尽情调遣。

每一个动作都利落干净,充满着由肌肉爆发出的坚实力量。

十字架耳钉轻轻摇晃,闪着璀璨的光芒。

他在跳舞。

一双眼睛宛如漆黑的夜空里繁星点点,肆意生动,又像荒原中永不屈服的狼,金色虹膜发出幽暗的绿光。

除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他还有张漂亮的脸蛋,鼻梁高挺,唇形是好看的桃心,却丝毫不显女气,一双眉毛英气逼人,浑身散发出某种致命的吸引力。

明明每颗扣子都扣得整整齐齐,却惹火得要命。

他毫不在意台下传来的轻佻口哨和污言秽语,就像没听到似的。他全力以赴地跳着,在自己的舞台上。好像在告诉人们,他只是在享受舞蹈。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都在享受由舞蹈带来的快乐。

时而显露的慵懒神态则带了点漫不经心的味道,仿佛高傲的雄狮,正在随意戏耍着猎物。

刘海被汗水打湿黏在额头,他俏皮地眨了眨眼,嘴角微微上翘,舌尖在唇边轻巧地舔过一圈,性感得无可救药。

他缓缓扭动着腰,挑逗似的轻咬下唇,粉嫩的舌尖悄悄探出,在唇齿间若隐若现。黑色长裤包裹住结实有力的长腿,略显紧绷的布料勾勒出流畅漂亮的线条。手由腿侧滑过胯间,慢条斯理地抚平每一处褶皱,然后停留在银色的皮带扣上,将扎进裤子的衬衫拽出,撩起下摆慢慢往上。

他在炸弹堆里随手丢下一根点燃的火柴,结果当然是爆炸。欢呼声几欲冲破屋顶,气氛沸腾至最高点。

真是该死的、要命的性感。

动作在最关键的时刻停下,他松开手,倨傲地抬起下颚扫视一圈观众,眼神有着刀子般的锋利。

那是一种凌厉的美,不加掩饰,锋芒毕露。若是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你会感叹经由名匠锻造而成的美丽,却不能忘记,那闪着寒光的锋刃是沾满鲜血的杀人利器。

几乎是好看得有些过分了。

在万众瞩目中他不紧不慢地走下台。

有人凑上去询问他的名字,他歪起一边嘴角笑着,随手拿起身旁不知谁的口红,在来人的衬衫上一笔一划写下几个字母。因为太过用力而将膏体折断,他直接扔了壳子,捏着断掉的那一截写完最后一笔,末了用指尖在那人胸口暧昧地画着圈,再毫不留情地把人推开。

S—H—O—W,show。

他将手指往唇边一抹,嘴角沾了艳色,鲜红得像是血。

而他只是笑。

Fin.

直接从文里截下来了。

评论(2)

热度(21)

©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