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快要死了。

这些天来,我越来越能感觉到死亡的降临,在呼吸间我能感受到自己仿佛与自然相连,这很好,我甚至期待,那样的一种能够随风而去的轻盈,这是种解脱。回观我的一生,我当了许多年的宫廷乐长,写了许多音乐,教了许多学生(他们都十分优秀并且杰出),我没有什么遗憾,能活到我这个岁数已经算是件幸事。可是关于我的半生,在人们的眼中依然存在着许多争议。我决心将这些都写下来。

这不是一份临终者的忏悔,罪犯的辩解,这是一份自白,一副画像,有关我与那位过早逝去的音乐神才。

我承认我的罪,可我没有杀死莫扎特,我没有。

评论(4)

热度(20)

© 垃圾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