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艺术家

他是一名饥饿艺术家。他没有面包,也没有蛋糕,但是他有音乐和吉他。倒不是说他不需要进食,只是他没有多余的金钱来购买一份最简单的午餐。他是一名饥饿艺术家,这并不高雅,也不有趣,这一点也不酷。

晨光微微亮起,他睁开眼睛,趁着还没有人走上街头,爬起来整理好自己。他把垫在身下的外套穿好,将压出来的褶皱努力抻平。他对着窗玻璃梳理自己的头发,距离商店开门还有好几小时,他不用担心被人看见。他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又什么也没想。最后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那不是一声轻轻的叹息。他摸了摸肚子,背上吉他,踏着一点点升高的阳光走向逐渐苏醒的城市。
这是他空着肚子的第三天,饿肚子并不是一件像想象中那样难以接受的事情。

他会在很多地方弹琴,街头,人来人往的车站,午后的公园,酒吧,地下的狭小舞台。抱着他的吉他,勾一勾手指,拨动琴弦,美妙的旋律流淌而出。会有很多人来听他弹琴,听他唱歌,这令他欣慰。
他们不会给他钱,不会给他面包,也不会给他一个安稳的住处。他的胃袋空空如也,钱包也是一样空荡荡。可是他们会给他微笑。微微上扬的嘴角,露出牙龈的大笑,闪烁着笑意的眼睛,带着笑容的呼喊。
他的心被填满了,被充实了。那些欢欣的,温暖的情绪喂养了他的音乐,他感到高兴,几乎想要哭泣。

等到人群散去,一切都沉入最深重的黑夜。他会找到一个避风的角落,把自己蜷缩起来。没有人会看见他,一个流浪的饥饿艺术家。
他会注视着夜空中的星星,一颗两颗。它们在人造霓虹炫目的灯光下显得那样黯淡,但是它们仍然温柔地,坚定地亮着幽微的光芒。他仰着头,攥紧了吉他的背带,在心里悄悄地默数了第二遍,一颗两颗,第三遍。
头仰得酸了,他会不受控制地开始流泪,安静地,沉默地,那些眼泪滑过他的脸庞,就好像将所有不安惶恐都排出体内,留下的全是美丽的,温暖的,在他眼中闪烁着的,光。

他把外套脱下,裹在身上,度过又一个无家可归的夜晚。

晨光再一次亮起,把被夜风吹得冰凉的脸颊照得温热。他睁开眼睛,继续他昨天的一切。
他依然空着肚子,这是第四百五十天。



看到那个米早年经历的访谈,失智米女孩忍不住开始胡言乱语。

评论

热度(12)

© 叽叽喳喳的快乐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