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早上,他们四肢交缠着像被扔到油锅里同生共死的两条八爪鱼似的醒来。
沃菲埋在沃尔夫冈乱糟糟的金发里蹭了蹭,然后皱起眉头,又凑到他的颈窝嗅嗅。
沃尔夫冈怕痒,缩起脖子,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脑袋,你干嘛?
你的味道,是不是有点甜?沃菲难得摆出一张严肃的面孔,他不笑的样子确实有点凶。
是吗,沃尔夫冈愣了愣,抬起自己的胳膊仔细闻了闻,好像是有点。
今天别出门了,打个电话,给你的那谁。我在家里陪你。
哪谁,你话说清楚点。
还能有谁,不就那驴,别以为我不知道。
切,不去找你的好大师?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挑衅般地呲起一口大白牙。
沃菲看着他那一口营养良好的白牙,下意识舔了舔自己的牙缝,摇了摇头。
大师他是Beta,你的那位,才是Alpha。

没什么,这条也就是爽爽(。)

评论(4)

热度(11)

© 垃圾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