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多美丽!那多美丽!他亲手将自己的胸腔剖开,厘清每一毫每一厘血管,把脏器一个个掏出来摊开,横截,竖面,以最精巧的方式把它们摊开。然后你看到一鼓一动的心脏,安静的,缀在他的右胸口,被他捧在手心里,仍在有生命般跳动。然后你意识到,那是他的一呼一吸。
他的纹理,肌肉洁白与血红的纹理,黄色的脂肪,分开它们的不是屠夫冰冷无情的刀刃,那是最最深情的吻,信徒虔诚高举的手。
随着祈祷和赞扬他的手轻轻落下。
他温柔微笑着,眼睛依然明亮而温暖,他流着血,那些流逝的血没有带走他的温度。
食我的肉,饮我的血。

评论

热度(9)

© 垃圾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