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唱着这首歌,一直唱着。嗓子时好时坏,有时沙哑,有时清亮。头发一会儿变成金的,一会儿变成棕的,有时直些,有时卷些。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台上的人变了许多,台下的人更不用说。

好的,会行个礼,鞠个躬,珍珍重重地向你道别。冷淡一点的,也只是安安静静地离席退场,在身后留下一小束花。最糟糕的,会拿言语作最锋利的刀,拿情感作最伤人的剑,直直地刺向你。你也顾不上管那些淅淅沥沥滴下来的血,你得露出微笑,你得拥抱它们。不对,不对,你不会流血。

而更多的,她们没有走,她们依然坐在那里,静静地,听你唱歌,更想要你多说些话,就算她们听不懂也没有关系,她们总有办法能弄懂的。你看着她们的眼睛,想要记住她们的每一张面孔。她们说着爱。你这次没有笑,把话筒抵在心口,注视着她们,你也说着爱。

你杀死了一个个自己,留下来的,站在舞台上的,还是你自己。

你一直唱着这首歌。

有一点倒是一直没变,你脸侧那一绺过长的鬓发永远高高飞起,好像一个跳出线框的音符,一颗脱离引力的星球。

(怂怂地打上tag,我逃了)

评论

热度(22)

© 垃圾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