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一条街上,夜景之繁华,人烟之阜盛,自是他处所不及。

酒馆内整宵欢笙艳歌,往往每至达旦方才尽兴,腆着滚圆的肚皮,挪着虚浮的步子乘上小车,消失于茫茫夜色。

离窑子不消多远,便听得娇声软语,莺莺燕燕袅袅娜娜,香风阵阵直把人的魂儿给勾了去。

赌场自是毋需再提,多的是纨绔世祖在此一掷千金。纵是没钱,前来过把手瘾也是使得。可若是为此荡了家产,那便不知该唾其蠢物还是倒霉鬼好了。为个大小争得面红气短,天堂地狱只在一线间。可谓是:“销金消魂好去处,吃人吞心不吐骨。”

而此间少不了提及一二的,便是其掌门当家,罗家罗大少是也。

青黛长衫衬体而裁,黼黼花纹盘踞其上。金丝眼镜倚鼻而依,前发均分掠额而展。

眉如远山揽群墨,眼若清潭聚星辉。鬓如齐修一刀裁,唇若施脂胜三分。顾盼神飞眸光转,无情更似有情来。

谦谦佳公子,翩翩立浊世。

折扇一把,风流几许。长身玉立,遗世几分。劲竹立风,严松傲雪。寒梅凌霜,兰草惠生。萧萧肃肃,恍若谪仙。

凡间无此风华,见之忘俗。有道是:龙章凤姿本天成,哪得几回落凡尘。

您说这么个神仙似的人物,去哪儿不成,非待在这腌臜地界干嘛呢?

评论(2)

热度(12)

© 有只飞不起来的小翔 | Powered by LOFTER